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法律

花钱引诱被轮奸女子翻供求减刑

2018-12-03 16:11:06

花钱引诱被轮奸女子翻供求减刑

两名糊涂家长被刑拘,一名在逃涉案人员警方正追捕

为让涉嫌参与轮奸的家属逃避法律制裁,当家长的3名男子竟“花钱求减刑”,请求受害女子将“被轮奸”说成“自愿发生关系”。今日,太原市公安局杏花岭分局向社会通报,因涉嫌包庇,两名“花钱求减刑”的男子已被警方依法刑拘。

去年8月份,太原公安局杏花岭分局职工新村区刑警队办理了一起轮奸案。案情其实并不复杂,一名年轻女子在非自愿的条件下,被两名男子暴力轮奸。案发后,女子向警方报案,要求严惩凶手还自己公道。很快,证据确凿、事实清楚的案件进入公诉程序。因涉嫌强奸,梁某、赵某两名男子被检察机关提起公诉。但让办案民警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今年3月14日,案件进行到二审诉讼阶段时,本要为自己讨回公道的受害女子,却突然态度大转变。

受害女子称,这原本就是一场“误会”。对于“轮奸”一事,女子也改口称是“自愿发生关系”。因此,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要求职工新村区刑警队补充侦查。

“判决前,受害女子一反常态为嫌疑人‘翻案’,这里面肯定有猫腻。”3月16日,刑警队民警通过大量的调查取证,在太原市东客站附近一饭店内,将涉嫌包庇的犯罪嫌疑人赵某福(男,48岁,山西平遥人,轮奸案嫌疑人赵某的父亲)、赵某林(男,42岁,山西平遥人,轮奸案嫌疑人赵某的叔叔)抓获。原来,赵家两兄弟为赵某轮奸案一事大费脑筋,想方设法给赵某“减刑”。当得知如果取得受害女子谅解,法院在判刑的时候会减刑,赵家两兄弟伙同梁某某(在逃,轮奸案嫌疑人梁某的哥哥)在今年1月20日—2月16日,案件二审期间三下忻州。找到受害女子后,3人以3.5万的“赔偿费”为诱饵,鼓励女子帮自己的亲属“减刑”。3人多次努力后,受害女子妥协了。此后,受害女子抄写了由赵某林拟好的“自愿发生性关系”的“谅解书”后,又亲自将“谅解书”送到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。

“赵家两兄弟的行为是在用金钱收买受害人,推翻原供词,作伪证,帮助嫌疑人逃避法律制裁,属于包庇罪。”办案民警介绍,目前,赵某福、赵某林涉嫌包庇罪已被依法刑事拘留,在逃涉案人员正在追捕,案件在进一步审理中。

在此,警方告诫那些涉世不深的女孩,一定要自尊自爱,切莫贪图虚荣,害人害己;告诫那些为犯错误的亲人四处想办法减刑的家属,通过赔偿取得受害人谅解是减刑的依据,但用赔偿为诱饵制造伪证,以达到减刑目的属于犯罪行为。

■延伸

关于赔偿与减刑,这些知识必须了解

赔偿减刑的初衷是什么?

检察官:有钱就能减轻处罚,这是对法律的误解,它的本质是在保护受害人。

刑法设立的目的是“惩罚犯罪,保护人民”。而大家往往关注对被告的惩罚,却忽略了另一个群体——受害人。被害人受到损害时,特别是伤害类案件造成肉体伤残、无法挽回的情况下,给予金钱的补偿是对被害人的安慰。为此,在考虑惩罚被告的同时,更要考虑受害人的利益。

如果一个人被打伤了,而行为者无论赔偿与否,均得以相同量刑,那么又有几个被告愿意赔偿钱呢?这样的话,如何保障受害人的合法权益呢?而若在法律上以减少刑罚鼓励被告人赔偿,则一方面可以维护受害人的利益,另一方面也可以有效缓解被告与被害人之间的矛盾,化解纠纷,减少新的矛盾产生,有利于和谐社会建设。因此,赔偿减刑并没有挑战公平底线,将被害人利益因素也考虑进来,就不难理解这一规则了。赔偿减刑是一种刑事案件的双方和解,应当尊重双方的意见。

赔偿减刑对所有案件都适用吗?

检察官:在很多案件中,赔偿也是不能得到减刑的,对于一些犯罪手段极其恶劣、犯罪后果极其严重的恶性案件,即使被告对受害人做出赔偿,法院也不会考虑给予从轻处罚。同时,赔偿减刑的和解案件一般都是非蓄意的犯罪案件,一般是刑事案件双方有所需求,且不损害社会公共利益,比如交通肇事、不经意间的故意伤害案件等。对于像贪污、受贿等案件,由于没有具体受害人,损害的主要是国家利益,这类案件就不能和解。

另外,这类“赔偿减刑”案件也是有底线的:一是必须认罪,有悔过自新的表示或表现;二是得到原告或原告家属谅解或接受;三是赔偿的钱全部给了受害人或其家属。只有在这3种条件齐备的情况下,才能适用赔偿减刑,并不是老百姓想象的“只要花钱就能减刑”。当然,如果受害人坚决要求依法惩罚被告,拒绝接受赔偿,法院一般仍旧要依据刑法相关规定对被告予以定罪量刑。

本报 辛戈

抓娃娃机厂家
光伏接地线
西安防水堵漏公司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