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庭出版集团

2019-06-26 07:53:04 来源: 石河子信息港

“你说!持明为什么要叫帝俊爹!”陆压一声石破天惊的怒吼,黄竹呆了一下下,梦游一般说:“……你不还叫我爹呢。”陆压:“……”被翻黑历史,陆压顿觉羞耻,含羞带愤道:“不许说这件事,那能一样吗?”“没事儿,师徒如父子,你就跟我儿是一样的,不用觉得不好意思。”黄竹说着,往前紧走几步,一把揽住陆压往怀里带。其实黄竹也没说错,现在很多师徒跟父子真没什么区别。徒弟在老师家学艺,吃住都是老师管,比和父母在一起的时间还多,所以现在都流行叫师父了嘛,指的就是老师如同父亲一样。所以要是有老师管徒弟喊儿,是没人会觉得惊奇的,也就是没人知道陆压和黄竹是师徒罢了。陆压现如今不是以前那个有点胖的小子啦,封神前就抽条,长得比黄竹还高的一个英挺青年。黄竹还拿他做例子鼓励过持明,以后肯定也能变瘦。陆压大概比黄竹高了半个头吧,黄竹把他往怀里揽的画面真是太美不忍看,陆压整张脸都涨红了。黄竹还嫌不够,又喊了一句:“来,宝贝儿,别害羞,师父疼你~”陆压的脸红上加红,耳朵开始冒烟儿。“宝贝儿,我觉得你误会我了,那跟我就没什么关系。你也不要不开心了,为师会心疼的。”黄竹一下子冒出很多肉麻话,陆压的满腹怒气登时就变成了羞意。要知道,黄竹这个状态一般只对持明小胖子展现,陆压小时候是问题少年,长大后就更不好意思了,所以虽然先来,但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。这酸爽的感觉,果然让陆压一时无法计较持明的事情。黄竹心中窃喜,忽听身后传来一声脆响,还有瓷器裂开的声音,回头一看,顿时愕然。原来是三霄姐妹不知道何时来了,呆呆站在门口,那门陆压进来就没关,也是巧了。地上是个盘子摔碎了,还滚落几个蟠桃,三人都是满脸红晕。黄竹:“……”我去,你们脸红个毛啊??陆压:“……”黄竹松开手,退了一步。云霄下意识发出一声叹息,“呀……”陆压羞耻得一下子没话说了。还是黄竹脸皮厚,一派长辈风范,袖子一甩,负手说道:“你们三人如何来了?”碧霄:“今日原是来开会,王母娘娘叫我们顺便给师叔家的孩子送些蟠桃来……”说到孩子,她又忍不住往陆压身上狠狠扫了几眼。“哎,妹妹,莫要被师叔带着跑了,师叔这人就是狡猾,”云霄笑吟吟地道,“师叔,你和陆压道君搂搂抱抱的,是在做什么呢?”陆压:“……”碧霄大悟,“还是姐姐机智,差点被师叔混过去了。”黄竹心中大汗,这几个小妮子也是越来越要不得了啊,都快镇不住了。他赶紧严肃地说:“你们再这样胡说,小心陆压道君要生气了。”云霄心道不好,师叔狡诈!果然,陆压听到黄竹那句话,一下子受到启发,掏出斩仙飞刀来,“宝贝请转身!”三霄尖叫一声,提着衣裙转身就跑。三人往不同的方向飞,琼霄不慎与刚飞来的帝俊、持明撞到,一下子坐地上了。帝俊皱眉看着琼霄。持明把琼霄扶起来,笑嘻嘻地说:“师姐怎么了,这样慌张。”琼霄忙道:“不得了,师叔和陆压道君要杀我们灭口了,方才我们撞到师叔抱着陆压道君喊宝贝儿为师疼你。”持明:“……”帝俊:“……”黄竹远远就看到三道流光撞在一起,然后掉在地上,接着琼霄对帝俊和持明说了什么,那俩人的脸色就一下子精彩至极了。持明眼泪汪汪地看那边捧着斩仙飞刀的要“杀人灭口”的陆压,“呜呜,这下输得太惨了,以后还怎么论辈分呀。”帝俊:“…………”琼霄说完,回头看看,这下子不止是陆压,连黄竹也掏出教鞭要教训人了,赶紧落荒而逃。黄竹看着她们三个的背影,心道回去一定要停了这仨人的连载,简直是无法无天!陆压看到帝俊和持明,脸色还是很不好看,但是经过刚才的事情,已经没了之前那么愤怒,反而有种很爽的感觉,大概是因为持明现在的脸色比他之前还难看。“哼。”陆压非常傲娇地哼了一声,手揽斩仙飞刀,往另一个方向走。黄竹松了口气,他就怕陆压还要和持明、帝俊扯个清楚,那叫他怎么解释啊,于是欣然挥手:“宝贝儿,回见。”陆压脚下一个踉跄,差点平地摔倒。一回头,黄竹面对着走过来的持明和帝俊,就板起了脸。持明经过掉在地上的蟠桃时,弯腰把桃子都捡了起来,用前襟包着,一脸委屈地说:“老师,现在您是嫌帝俊师伯年纪太大了,要换陆压吗?”怎么搞得跟人族的职位一样,爸爸死了儿子上岗——这爸爸还没死呢。帝俊的脸一下子就黑了,对于这个吃了也不领情的小鸟非常无奈,“你是不是忘记了,你老师也没比我小多少。”黄竹嘴角抽了一下,没有回答他,“怎么,现在喊帝俊师伯了?你不是叫爹么?”持明眼睛眨巴了一下,“什么爹?早就不叫爹了。”“胡说八道!陆压就是听到你叫帝俊爹,才会来找我的!我多辛苦啊,费那么大劲安抚陆压!”黄竹大言不惭,全然没想起他基本是把陆压臊走的,“不然陆压发起火来,又得把我房子烧了。”持明慌了,“什么,陆压听到了吗?我不知道呀!我就偷偷喊,他怎么会听到呢?”“你不知道有种技术叫偷听吗?”黄竹拧着持明的耳朵把他拉过来,“去去去,屋里写试卷去。”持明泪汪汪地说:“老师,我真的不是故意,我不想写试卷……”黄竹把他怀里的桃子一个个抠出来,“不写完桃子也不许吃。”持明看向帝俊,“师伯……”帝俊咳嗽了一下,“有不会的题目,我可以给你讲。”“师伯你这样不好,你太宠着老师了……”持明刚说完,就被黄竹一下子丢了出去,在空中嘭一下变成一只小鹓鶵,扑闪着翅膀,晃悠悠地飞进了房间。“那叫宠吗?这叫畏惧我的威严!”黄竹冲着房间里说了一句,回头气呼呼地看着帝俊,“你要是不搭茬,持明觉得没意思都不会叫了。”帝俊也觉心虚,毕竟他和持明早就答应黄竹,回来这段时间不提人间的事了,“……反正,陆压迟早也要知道的。”黄竹:“退一万步说真得告诉他了,也要慢慢说,否则他一下子接受不来的。”帝俊心道肯定可以告诉陆压的,而且看黄竹之前对陆压种种,对陆压也是非常好的,他与陆压难以亲近,黄竹定能帮助到许多。再日后,复活了其他九个儿子,更是能共享天伦之乐……帝俊正在意淫呢,黄竹一个桃子砸到他脸上,“你什么表情!马上就要下界干活了你知道吗?还不快烤肉去!”要说烤肉,还是太一的赞,只是谁让帝俊现在非要把活揽过来,然而不管他怎么练,与太一相比,好像总是欠缺了那么一点,黄竹觉得这是天赋的问题。不过,在帝俊的强烈要求下,也只能将就了。

沧州专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好
拉萨专治癫痫医院哪家好
无锡的专科医院治白癜风
本文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