道 第72章 离去

2019-09-26 03:59:54 来源: 石河子信息港

道 第72章 离去

言到此处,祥云老祖语锋一转,笑道:“当然,进入玄煞界斩杀玄煞兽并非没有半点好处。”

“玄煞界内煞气浓郁,修士只要可以抵挡煞气侵袭,大都可以磨练心性,使得心境修为更上一重。此外,这玄煞内气蕴含无比浓郁的能量,虽然狂暴无比,但只要能够小心将其炼化吸收,修士实力必然可以在短时间内突飞猛进。之前记载中,曾有元婴中期修士进入玄煞界,三月后离开,修为竟是直接暴涨到元婴后期层次,由此足可得知这玄煞界内蕴含何其浓郁能量,若非其中玄煞气肆虐,堪称是这世间数一数二的修炼宝地!”

“而且为重要一点,因为玄煞界在姬家境内,所以每次玄煞界开启

道  第72章 离去

,斩杀玄煞兽数量多三名修士,可获得姬家的奖赏。按照惯例,第三名乃是一件道器法宝,第二名是一道姬家密传神通,至于名,则可以向姬家提出一个要求,只要在合理范围内,姬家便会应下为其完成。”

“所以,这每次的玄煞界开启,各方势力都是毫不吝啬,尽皆派遣宗门强横修士出战。毕竟数次绞杀玄煞兽,极少有门人弟子陨落其中,这也是咱们放心的一个原因。”

言罢,祥云老祖端起面前灵茶合喝了一口,目光看了萧晨一眼,见他陷入沉思便没有出言打搅,神色安然等待。

少顷,萧晨抬头,略微迟疑,抱拳道:“祥云道友,萧晨有一事相求,还请道友答应,不知在下可否随道友一并进入姬家?”

祥云老祖闻言眼底瞬间流露喜意,萧晨修为他心中极为清楚,恐怕寻常不坠中期修士也未必是其对手,与此人同行,自然百利而无一害。

“萧晨道友客气了,道友身为万魔宗太上长老,即便没有老夫引荐也能进去,若是道友愿意与我玄空门同行,老夫自然是求之不得。”

萧晨皱了皱眉头,淡淡言道:“道友误会了,萧晨此去并无暴露身份打算,仅是想要扮作玄空门弟子暗中查探,看能否找到所寻之人线索。想必道友心中明了,禁天宗宗门晋升大典,萧晨招惹了不少敌家,眼下这般也是为了避免许多不必要的麻烦。”

祥云老祖略微迟疑,继而微微点头,“萧晨道友所言极为有理,这般确实是的选择。”

“好,此事老夫答应了,但剩余时间不多还请道友稍作准备,午时老夫会带领宗下修士前来与道友会合,直奔姬家所在。”

言罢,此人抱拳径直而去,想必是安排此中事情去了。

待祥云老祖离去,这凉亭下便只剩下了萧晨与那冷漠男二人,但彼此间似乎并无开口的意思,一者举茶轻吟,一者冷漠而立,安静,但气氛却并不凝重。

饮完杯中茶,萧晨将那青花翠玉杯放下,袍袖一挥,一道禁制瞬间将整个花园笼罩在内,目光微闪,淡淡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冷漠男抬首,抿了抿嘴唇,“冷十二。”

语气依旧硬邦邦,不曾有半点变化。

“为何要跟着我。”

“你救了我一命,冷十二不愿意欠人恩德,便跟在你身边,还了这一命,我便马上离去。”

萧晨面色平静,“那现在你应当知晓,以你的修为对我并无半点帮助,而我所遇到的危险,也绝非你所能插手其中。”

冷十二缄默,算是将这点默认下来。

“归顺于我,本座可赐你一番机缘造化,否则,今日你便离去吧。”

少顷,萧晨淡然开口。

冷十二并未流露异色,微微歪头,眉头皱起,半响后单膝跪倒:“冷十二拜见主人。”

萧晨嘴角翘起,流露淡淡笑意,“你很聪明,跟随本座麾下,定然会有属于你的机缘造化。想必日后,你不会后悔今日这般决定。”

言罢,萧晨一掌拍落,直奔那冷十二眉心处。

掌落,收回,一枚玄奥符文瞬间出现在冷十二眉心处,一闪隐没不见。而从始至终,冷十二面色冷漠,眼皮都未曾眨落一下。

萧晨满意点头,淡淡道:“从今日起,你便是我左眉道宫杀道统领。”

“以你如今修为还是太弱,入左眉道宫,里面会有人教导你如何修行,希望本座下次将你召唤出来时,你不会让我失望。”

冷十二沉默不语,但身上气息却是极为坚定。

萧晨挥手,此人身影瞬间不见,却是已经被收入左眉道宫内。

站在凉亭下,萧晨低吟,“上古杀宗传人,不知可否能够经受左眉道宫杀道传承,若冷十二成功,便可成为我将来已一大助力。”言罢思虑片刻,一步迈出,身影瞬间不见。

李家后院,某处华美院落内,老谢头一家坐在石桌旁,喜笑颜开。

“老谢,这次因为流云前辈,你才能受到父亲等人重视,千万莫要得意忘形,心里牢记流云前辈的恩德。我能看得出来,流云前辈是个念旧情的人,只要你能跟他保持好这份香火,日后定然会有一番机缘。”李昭然开口,一夜时间,这美妇人面上放光越发的水嫩,好似一把掐下就能捏出水来,光彩照人。

老谢头闻言连连点头,“这点娘子放心,我对流云前辈是真心感激,此生不敢有半点忘却。不过可惜咱们人小式微,没什么地方能够帮得上流云前辈,无以回报总是觉得心里有些不安。”

李昭然看了丈夫一眼,笑道:“以流云前辈身份,自然用不到咱们帮忙,但你能有这份心思终归是好的。”

“哎呀,爹爹、娘亲你们不必烦恼啦,小君已经决定了,长大了要以身相许嫁给流云哥哥,到时候不就算是报答他了。”

小丫头咿呀开口,引得老谢头夫妇仰面大笑。

就在这时,一道轻笑声突然从门外传来,“谢老哥在笑些什么,竟是如此高兴?”

语落,萧晨迈步而入,面色温和。

“见过前辈。”老谢头、李昭然急忙起身,恭谨施礼。

小君这丫头脸蛋却是突然涨红,小嘴巴里嚷嚷着爹爹、娘亲不许乱说,转身跑进了屋里,却是害羞了。

萧晨哑然失笑,这小丫头当真有趣,当下摆手道:“好了,谢老哥、嫂子不必多礼。”

待两人起身,萧晨示意下,三人在那石桌落座。

“今个前来打搅是想告诉谢老哥一声,流云有要事在身,今日便要告辞离去了。”

老谢头闻言心中微暗,却也明白以流云前辈身份,不会再李家久留,是以面上并未流露半点。

“老谢头承蒙流云前辈大恩,无以回报,但心中定然牢记,此生不敢忘却。”

老谢头恭谨拜倒,语态恭谨。

李昭然随之敛衽施礼,毕竟若无萧晨出手,他夫妻二人受尽白眼,怎能会有今时今日这般地位。

萧晨拂袖将两人抬起,略微迟疑,反手拿出一枚玉简和数粒丹药。

“谢老哥,我看你体内暗伤应当是早年与人斗法受到了暗劲淤积所致,这数枚丹药你闭关月余每隔五日吞服一粒,打坐炼化应当就可以将那暗伤化去。”

“至于这玉简,是流云送给小君儿的礼物,这其中法诀极为适合小丫头修炼,若是勤奋苦修即便不拜入月华宗内,将来也能有一番成就。当然,此事莫要告诉他人,以免招来不必要的麻烦。”

言罢将玉简与丹药放入老谢头手中。

老谢头面色激动,体内暗伤折磨他十数年,更是导致修为无法寸进,此刻得知可以治愈,自然心中狂喜。尤其是萧晨拿出玉简,以其身份出手自然不是凡物,小君儿得了这机缘,将来定然有一个锦绣前程。

“多谢流云前辈!”

这次,老谢头却是要大礼跪拜。

萧晨袍袖一挥将其拦下,道:“谢老哥莫要如此,若非流云与你一见如故,也不会这般帮你。好了,此间事了,流云就此别过,你我日后有缘再见。”

言罢,一步迈出空间波纹中,身影瞬间不见。

。。。。。

安阳治疗早泄费用
安阳治疗早泄医院
安阳好的牛皮癣医院
安阳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
安阳哪家医院治牛皮癣
本文标签: